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

(轉貼) 在一切變化中的不變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變,一向是生活的一部分。 

並不是二○一七年獨有,亦不是千禧世代特強。 

回頭看二次大戰前後、一九六七年文化大革命前後,何嘗不是一日百變?那些年,時局混亂,人心莫測,情況並不比現時安樂。 

不過,現在資訊發達,透明度高,捕着風,當是雨。沒事變有事,有事變大事,真正遇上大事,更不得了,擴散範圍可以極速爆發,令全世界人都以為自己受影響。 

於是,有些朋友覺得很難適應,常說:「香港很亂」、「世界很亂」,唉,其實世界幾時不亂? 

要是翻查歷史,歐洲自一九四五年,大戰結束以來,至今,享有最長的和平時期。 

中國自解放後,亦擺脫了近一百幾十年來,遭外國欺凌的歷史恥辱,宏觀來說,甚至有穩健的增長。 

香港經歷回歸,以及主權移交,變化必然會發生。正如一八四二年,中國清廷將香港拱讓給英國時,何嘗不曾發生變化? 

只是當時資訊不流通,民意不受重視,當時的官府大老爺,怎會顧及老百姓的情緒? 

英國人整體使用懷柔政策,統治了香港一百五十多年,當一切已成習慣,根深柢固,怎能預期回歸二十年,一切紋風不動? 

我們讀歷史,看每次改朝換代,政權轉移,必然發生多種多樣的變化,以香港的情況,可以說是文明及溫和。 

一切,僅是程度上的比較。當然,任何事可以更好,現代人類整體俱向這目標邁進。中國人幾千年來,從多次變化中,深切領悟到,不論是激烈,或溫和?是急進,或漸進?許多僅屬於不必要的情緒反應。 

淘沙爍金,真正不變的元素,只有四種:祿(利益),權(責任),科(名譽),與忌(惡劣化),足以經歷任何時代與社會的考驗。
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