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

(轉貼) 血染的記憶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三十五年後,你的記憶是甚麼?很多人以為是畫面,亦有人憑聽覺,愛懷舊的朋友,則是通過舌尖,重拾那幾乎被遺忘的味道。 

可是,怎可以漏掉嗅覺? 

像朋友咖喱,她的記憶裏頭,那一次最鮮明,最強烈的印象,竟然是血腥味。 

上星期六,六月三日,大家的注意力都在「六四」,還有誰記得,三十五年前的這一天,在九龍長沙灣元洲鸷,曾經發生幼稚園斬人血案? 

當時的小咖喱,唸小學六年級。該日下午一時許,忽然聽到校舍樓下,傳來沸騰的雜聲,嘈吵得異乎尋常。 

眾同學哄動起來,紛紛交頭接耳,誰還肯專心聽書?老師要大力喝止,亦不准他們走近窗口邊探望。 

幸好當時尚未發明手機,消息來不及傳送,大家勉強上完堂,匆匆下課去了。 

直至放學後,小咖喱像平日一樣,從學校走路回家。當走近屋鸷第四座,即安安幼稚園附近,遠遠吹來一陣熾熱的腥風,透着一種陌生的氣味,中人欲嘔,原來是人血。 

街上滿地是血,只見救護人員、警察、家長、學童等,忙亂進出,滿臉驚駭之色,一定是發生了重大事故。 

小咖喱匆匆趕回家,聽母親及鄰居說起,才知道屋鸷有精神病患者,拒絕服藥,在家先斬死母親和妹妹,跟着跑到幼稚園,大開殺戒,造成六死四十四傷的慘劇。往後幾天,不論做甚麼事:上學、做功課、吃飯、看電視等,鼻尖始終有濃濁的血腥味,縈繞不去,像陰魂般糾纏。 

約一星期後,那種特殊的氣味淡去,以為從此沒事?不料,往後每次提起任何暴力事件,深藏在記憶庫的血腥味,又再次湧出來,其實跟當時的處境已無關。 

小咖喱只是不相干的過路者,尚且如此,當日眾死傷者的家屬們,悠悠三十五年,那種傷痛又如何化解? 

相信會成為終身的記憶烙印。不幸,很快到七月,輪到另一宗精神病患者製造的慘劇:火燒觀龍樓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