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

(轉貼) 童子放生之老鼠不再來(上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俱說是有情眾生。對那些蟲、蟻、四腳蛇等,不忍殺害,驅趕遠離,也就算了。 

但是老鼠呢?骯髒、帶菌、貪婪的破壞王,難道又跟牠默禱,作那「沉默的對話」? 

況且,要是真的放生,怎知道牠們可會以為你好欺負?從此變本加厲,組團回頭入侵? 

於是想起天真朋友的遭遇。人如其名,這位朋友五十多歲,並不年輕了,可是對人對事,竟然仍保存一點難得的天真,雖然屢受挫折,卻不灰心,樂觀相信終有好轉的一日。 

從他的身上,可見善良的力量。 

故事發生在他七、八歲的年紀。家有鼠患,媽媽發覺廚房的雜物被咬破,並留下老鼠屎數粒,非常可惡,惹得她心頭火起,當晚即布下有肉餌的老鼠籠。 

第二天早上,廚房傳來「吱吱」亂響。果然捉到老鼠了,身形細小,身長約十厘米,估計牠年紀甚輕,出道尚早,否則,怎會中伏入籠? 

朋友是第一次,近距離觀察活生生的老鼠。看牠在籠中,驚慌急亂,伸嘴拼命往鐵絲網洞中鑽,希望可以逃出囚籠。 

但是網洞細而密,又是生鐵鑄成,怎會給牠鑽出來?情急之下,那老鼠的尖嘴邊,已鑽出一個紅圈,應是受傷破損,看起來很可憐。 

家人卻無動於衷,恨之入骨,一起研究:「抵死,快燒煲開水,監生燙死牠!」又:「用火燒更好,看牠掙扎閃避才過癮!」 

那隻籠中鼠,好像聽得懂,自知大限將至,更是歇斯底里,上下亂跳,死命伸嘴往網洞鑽鑽鑽,嘴邊那紅圈已鮮血淋漓。 

朋友愈看愈不忍,但又知老鼠有害,按道理應處死,內心交煎,終於憋不住,哭了出來。
爸爸了解原因後,笑笑:「算了,放生那小老鼠吧。」 

於是一家人,又跑去後樓梯看放生。一打開籠門,牠像一支箭般射出,沒命奔逃,但是跑了半層樓梯,忽然回頭,望這家人一眼,才加速遁去……
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