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

(轉貼) 女子與蚊子的對話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修佛的人都知道,守戒的第一條,是「不可殺生」。 

這個「生」,不單止是「人類」,而是泛指「有情眾生」。包涵六道,凡是有感應、有情緒的生命體,不管多微小,應一律受到尊重。 

有信眾感困惑:「像家中有曱甴、老鼠等,難道也要對牠們『尊重』?」 

是。可以驅趕,但不應殺,殺,殺。 

藏密的宗南嘉楚仁波切四世,對這些生活問題答得好:「應該先清潔家居。」 

一步到位。看似簡單,其實牽涉到因果:為甚麼家中竟有牠們走動?正是因為清潔工夫做得不夠。 

如果不肯正視問題,妄動殺念,別以為事小,逐漸,會將一切合理化,繼而擴大,成為理所當然的習慣。 

像先前,筆者說的「殺蟻」故事(《化解小人蟲蟻的王道》),在進行大清洗之前,起碼先打個招呼,給大家有逃生的機會。 

類似的情況,還有另一位朋友瑛瑛,則是與蚊子有緣。 

她自小惹蚊,走到哪一處也被叮,令她非常浮躁,見蚊就殺,舉手就打,可能因此激發體溫上升,更吸引蚊叮,形成惡性循環,曾經創下全身一百三十七處的可怕紀錄。 

奇妙之處,正如紫微斗數的理論:蚊蟲跟小人是非,其實有勾連。 

瑛瑛自小亦是專惹閒話是非,你愈多蚊叮,小人愈多,愈是要趕盡殺絕,愈是受八公八婆困擾。 

後來她學佛,明白箇中道理。有趟坐巴士,又被蚊叮,她忽然覺悟,像這樣對峙下去,太了,於是嘗試和解,暗中祝禱:「蚊蚊,你跟我下車吧。繼續留在這裏,一是被空調凍死,一是被其他乘客打死。」 

那隻蚊,以行動代替語言,真的停在她手臂,一起下車,然後飛走了。 

從此,瑛瑛斷絕了自小纏繞的蚊患,同時,連小人是非也一起消散,整個人變得心平氣和。這一切,原來由「放下」開始。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