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

(轉貼) 四個女子害一個(二):驚變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茜茜入營時,是盛夏六月。營地在新界的偏遠地區,那一日酷暑,陽光非常猛烈。 

初抵達,各學員領取物資後,分頭找宿舍。可是許多間都沒有空調,她與其他三個女子成為一組,看了幾間都不滿意,左挑右揀,眼見其他學員已陸續安頓下來,不 禁暗中焦急。終於去到營地角落,近樹林處,發現一處幽靜的宿舍。最興奮的,是竟然有冷氣設備,四名女子大喜過望,以為執到寶,忙不迭,即刻飛撲進去一起進 佔。 

四人找到滿意的住處後,開始投入部隊的訓練生涯。初時,一切頗順利,預期三個月後,完成全部課程,應該可以順利畢業。 

那個夏天似是特別長,又特別熱。有一日早上,同住的一名女學員東東,問其他三人:
「喂,你們其中兩個,做乜咁勤力?昨晚深夜,仲見你們站在走廊溫書?」三人咭咭笑:「有冇搞錯?我們全部超懶,整天步操辛苦死了,晚上當然是歎冷氣睡大覺,怎會還起床溫書?」 

東東聞言,面色微變,即時低下頭,沉默沒作聲。其他女子仍不覺察,繼續嘻嘻哈哈。不久,才發現東東已收拾隨身物品,當日中午已離營,退出整個訓練計畫。她 並沒有向任何人交代原因,即使教官問,只是含糊答:「家裏有事。」宿舍裏剩下三名女子,全不為意,反而更高興,因為可霸佔更多空間,每日繼續在受訓中度 過。 

直至有一晚深夜,茜茜起床上洗手間,摸黑經過走廊時,遠遠看見,兩名穿制服的女學員,正在低頭捧書溫習。初時,她以為是同住的其他兩女子,回頭看,她們不正是好端端的睡在床上嗎?那兩個溫書的,到底是甚麼人? 

遠遠看,她們仍在。奇在半夜三更,又不是執勤,還穿甚麼制服?身形苗條婀娜,肯定是女性,但是樣貌總是看不清楚。茜茜恨不得走上前去問,還要將她們看個明 白。可是當時的氣氛太詭異,她知道不應該那樣做,開始膽怯,三思之後,悄悄爬回床上,連洗手間也不去了,大被蓋頭裝睡……
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