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

(轉貼) 百惠引退了,友和沒有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說到「不如不做」,有句很老套的話:「急流勇退,見好就收。」 

問題是:何謂「好」? 

你說一個億就夠,我認為十個億亦未必夠花。 

你以為移民海外,種花養魚好玩?我卻嫌悶死人。 

上一代的前輩,經歷過打仗、走難、飢荒、抄家、批鬥等之慘,怎會不知道「退」的智慧?
早在二十多三十年前,梅豔芳、張國榮等藝人,個個以此為宗旨:賺夠便算,無謂長做獻世。他們的偶像是日本女星山口百惠。 

後來大家都做到了:百惠引退,張國榮引退,梅豔芳也試過放慢來做。 

卻又如何?哥哥(張的暱稱)不久後,仍是要復出。阿梅稍退半步,即出現《愛君如夢》。同時,大家還忽略了一件事:百惠沒錯是引退了,丈夫三浦友和卻沒有。 

這裏頭,有嚴重的性別歧視。女人退一步,真的是海闊天空。 

你看唐太鄧蓮如、趙太何琍琍、李太徐子淇等,嫁人之後,話退就退,順理成章之至,從沒有社會及輿論壓力,大家只會讚她們「好福氣」。

像百惠,全盛時引退,從此化身為「傳奇」,繼續堅持不復出,甚至升格為「神話」。 

但是男人?三十年不出來做事,你有病呀?即使經濟能力許可,他本人面子上,亦未必過得去。 

你可以說不公平,可以告上平機會,世情卻是如此。 

於是出現一種難處:明知時不予我,明知力不從心,明知運去金成鐵,作為男子漢大丈夫,為國家為民族,卻很難勸他退下來。 

究竟怎樣才可以找下台階?一是減工作量,小「做」怡情,親友賒借免問,加上祖宗積德,或許,可逃過一劫。 

二是養病,如前述(《不如傷病,不如不做》二月十三日),乘機退下來,哼哼唧唧,優優游游過一日,總好過受累欠債,落得個家破人亡。 

真的要一個男人不做,難,難,難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