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

(轉貼) 山殘水剩,誰來收拾?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有話說盡,不怕忌諱,做人去到最後關頭,誰來收屍? 

要是年紀尚輕,恐怕仍是要驚動父母。 

要是年紀不小,通常由遺孀,即是妻子打點。 

縱使夫妻冷淡、分離,甚至另組新家庭,但是當「前度」出事,一般文明社會,仍是會通知其配偶。 

像趙世光中風,儘管相識滿天下,守護在身邊的,始終是何琍琍。 

他們是船王家族,婚姻牽涉到子女繼承,以及公司資產分配等重大事項,不單止是爭風呷醋的兒女私情。 

換作普通家庭,像一位阿姨朋友,年輕時,奉父母之命結婚,幾十年來不情不願,與丈夫相敬如「冰」。 

後來,他帶二奶入屋,三人共住,一年三百六十日「寒戰」。捱過若干年,卒之有一天,丈夫爆血管,全身癱瘓入療養院。 

二奶莫負青春,極速快閃。剩下那可憐的病漢子,靜靜躺着等死。 

去到這重要時刻,我們以為阿姨會手提狼牙棒,衝往病床前,將負心丈夫的殘軀,逐寸逐寸毒打。 

正是有冤報冤,有仇報仇,痛快!相信亦無人阻止。 

可是不,阿姨沒這樣做。 

反而她向公司請長假,專心跑療養院,看護那有名無實的丈夫。 

兩個月後,他安詳病逝。 

阿姨大事已了,功德圓滿,從此像開籠雀,打扮趨時,神采飛揚,比少女時代更活潑開朗。
她愛他嗎?不重要。 

從女性角度,不論丈夫爬喜瑪拉雅山遇險,或當高官貪污下獄,或生意失敗闔家富貴,作為妻子,不論受了多少委屈,仍是要頂硬上,出來設法收拾殘局。 

換轉,出事的是妻子呢? 

通常,仍是由男人的女友,或第二任代替善後。 

可見配偶的重要性,應珍惜,善待。莫失,莫忘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