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

(轉貼) 四個女子害一個(四):玉斷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這一住院,又一年。茜茜的病況,甚至進一步變壞,連進食也不能,身上插滿喉管。可是家人並沒有放棄,除了爸爸經常探望,她的男友亦每晚看守,陪她服藥,待熟睡之後才離去。 

終於,捱到一個夏天的早上,天濛濛亮,鳥語花香。可能是觸動到她,回憶起以往健康愉快,無憂無慮的青春歲月。又可能是身心疲累,實在撐不下去了,亦有可能,受異類的惡意騷擾和唆使…… 

約五時許,爸爸收到茜茜的電話:「為甚麼你還不來接我?」 

這個鐘點來的電話,通常是壞消息。爸爸已有不祥的預感,趕忙道:「我正在替你收拾替換衣物,即刻乘的士來,你多等一會……」 

話未說完,電話已被斷铫。 

茜茜放下電話,逕自走出病房。院舍有四層高,外邊剛巧有男病人早起,看着她悠悠晃晃,眼神呆滯,跟她說話全無反應,又徜徉了一會,忽然爬出窗花,他連忙喝止:「不要!」可惜已太遲。她一聲不響,從四樓聳身躍下,那男病人制止不及,連忙呼救:「有人跳樓啊!」 

這時候,茜茜的爸爸,抱着大包小包,正氣急敗壞趕到,聽見有人喊「跳樓」,即刻撲上窗邊,向下望,見瘦得只剩下一棚骨的女兒,軟癱在地上,全身浴血,恍似 一個血人,情況慘不忍睹。爸爸又悔又急,想也不想,跟着要聳身跳下去,幸好這時已驚動了許多人,合力死命抱着他,及時將他制止。醫護人員連忙搶救茜茜,送 往手術室,心臟已停止跳動。經過一輪搶救,先用起搏器回復心跳,跟着頭部縫了三十八針,六隻手指骨斷裂,大腿肌肉撕破,渾身殘破,總算是救回一條小命。可 是爸爸送的家傳玉珮,竟已斷開成兩截。 

驚魂甫定,院方要追究她跳樓的原因,眾主診醫生認為已無可為,應當作精神病處理,擬送往精神科。只有當中一位,據理力爭,說明茜茜的精神狀態健全,終於爭取到她轉往內科。經長期療養,修修補補,一年後出院,已二十三歲,事件前後糾纏了三年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