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

(轉貼) 大澳猛鬼少年團(五):慘冤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露芙的不尋常發狂事件,後來怎樣收場? 

當年仍未流行社交媒體,否則,事件一定會熱載。據說,她在大澳診所大鬧一輪後,醫生也查不出病因,唯有給她注射鎮靜劑,令她停止以暴力行為傷害自己。翌日召來直升機,將她由大澳,送往港島的瑪麗醫院,並同時通知其家人,一起趕來看護。 

這件奇異的事,志霖他們談論了很多年,久久未能釋懷,大家亦一直有保持聯絡。後來志霖往英國留學,畢業後返港,終於找到露芙出來飲茶。再次相見,她已是一位外表敦厚的師奶,已婚生子,日子應過得相當不錯。 

說起前事,她完全沒記憶。從走進女廁起,開始逐漸模糊,似是聽見許多把聲音呼喚。最冤枉,是給她摑了一大巴掌的女同學,露芙記不起曾經有這樣的一回事,似是「斷片」,你不能夠生她的氣,不知者不罪。 

唯一印象最鮮明,是當她聞聲一路入內,走進最深、最暗的廁格時,遇到一個異常高大的男人,面上有痘皮疤痕,穿着鮮紅色的運動長褲,對着她不停叫:「我死得好慘,好慘呀……」 

當日同行的眾人,事後也有做了些資料搜集,查出那天晚上,大夥兒寄住的小學,對開的那片空地,原來曾經是處決死囚的刑場,即是當地人常說的「打靶場」。

志霖省起:難怪對開築有座小廟,想應是那一帶不甚乾淨,才有需要供香火,祭亡靈。 

露芙所見的紅褲男子,和另一位同學所說,在籃球場的籃板上,那對搖晃的雙腳,俱似是遭槍決的死囚。當中,可能涉及冤情,他們死得很不甘心,懷着大量的怨恨 悲憤,亦沒有親友替他們安葬超渡,於是統統化為厲鬼作祟。究竟他們怎樣蒙冤?已不可稽考。露芙現在是一家雲石店的老闆,經營建材料,是很踏實貼地的生意。 

說起此事,聰明朋友留意到:凡是有靈異經歷的朋友,大難不死,其後,反而會投向最入世的人間生活。或許這樣做,才能夠替他們取得平衡,也是一種幸福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