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

(轉貼) 巴黎午夜華麗密語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常說英國鬧鬼,其實是由於他們不介意提,又不介意講。 

像約克郡,爭認是「全國最猛鬼之最」,毫不忌諱,視為勳章,藉此製造旅遊特色,中國人簡直不能想像。 

劍橋大學甚至有鬼魂學會,大作家如狄更斯、柯南道爾等,俱曾是會員。 

但是一海之隔的法國,對鬼魂則冷淡得多。他們寧願賣時裝、紅酒、美食、玻璃等,卻不等於那邊不鬧鬼。

比喻說,巴黎的和諧廣場。回看十九世紀,法國幾乎每三十年,就鬧一次革命,凡是政治路铫錯誤者,統統被排隊送上廣場的斷頭台。 

那些年,真是血流遍地,全場染紅。死過那麼多人,試問怎會風平浪靜? 

香港報界曾經有位時裝記者 ,被邀請往巴黎採訪,安排入住一家鄰近廣場的古老大酒店,每人一大間房,房內有一張大床。 

布置非常華麗,那種「跑馬地黃泥涌道式」的豪裝家具,可惜已舊了,有種過時的蒼涼,置身其中,甚至會覺得陰森。 

女記者 心內膽怯,但畢竟是跑慣江湖,見慣世面,唯有裝着若無其事,工作完成後睡大覺。
午夜,被身邊一把外籍女士的聲音吵醒。張開眼,耳邊語音乍落,房裏哪有其他人?奇在浴室燈大放光明。 

記者 睡覺一向畏光,明明記得臨上床前,關掉所有燈,房間漆黑一片,究竟是誰開了浴室燈?她大着膽子下床查看,卻找不到拖鞋,唯有赤腳走向浴室,竟然見到她那對拖鞋,整整齊齊,端放在浴室門前。 

算了,可能是自己記憶混亂。她關上燈,穿回拖鞋,爬番上床,一瞌眼倒頭睡,耳邊又響起那位外籍女士的語音,不是法語,似是一種陌生的歐洲語言。 

還怎能睡下去?馬上跑往隔壁,向另一位女行家借宿一宵。對方二話不說,讓出半邊床。
好在房夠大,床夠大,終於一覺平安到天明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