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24日 星期二

(轉貼) 十年人亡,花猶未落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小孩子應該出席喪禮嗎?有些父母照准,認為是盡孝。 

有些父母不准,怕小小人兒元氣不足,神魂未定,易惹邪穢。 

各有各的道理。但不論如何,禮節習俗都是要知道的,否則,待長大後,其他人會認為是「失禮」。 

像朋友言嫂,自幼家裏管教極嚴,父母生下他們四兄弟姊妹,朋友居長,連夜街也不准去。亦從未出席過喪禮,人間白事的吉凶忌諱,一概不懂。 

直至她十歲的那一年,家鄉汕尾的太嫲(曾祖母)病逝,享年九十九,可稱得上是「福壽雙全」。對他們家族來說,亦是了不起的大事,幾經商議,爸爸決定全家出 動,乘奔喪盡孝之名,首次回鄉跑一趟。那正是她小學最後的一個暑假,即將上中學。記憶中,鄉下山明水秀,樣樣透着新奇。太嫲的喪禮,更是盛大到不得了,全 村闔族治喪,人人披麻戴孝,拜祭完畢,位位獲派吉儀一封。 

少女言嫂隨手接過,放進背包就忘記了。辦完喪事,拜會過眾多親友,吃過解穢酒,前呼後擁地離開汕尾,匆匆忙忙趕返香港,整件事就扔往身後。 

暑假某一天,她約了朋友上街,臨出門,解開背包執拾,才找出那封遺忘了的吉儀,打開一看,有糖果一顆,扁柏一葉,錢幣一枚,還有白絨花一朵。那白花素淡清雅,她隨手取來戴在頭上,高高興興出門去,也沒向父母提及,後來還成為她日常愛戴飾物之一。 

歲月如風消逝,十年過去,父親有趟獨自回鄉探親,不久回來說起:「遇見一位修道的師傅,贈了我幾句,說起香港的家中事,竟然有幾件準確。唯獨是提我們一句:『你個大女,不知為何,仍是戴着孝。』」父親笑道:「我連忙否認,哪有這等荒唐事?你們說可笑不可笑?」 

眾人說笑混過。只有言嫂暗中咋舌,她戴白花這回事,從來沒有向家人提起,鄉下人怎會得知?當晚回睡房,趕快將白花扔掉。 

從此,據說像雲散見月,整個人精神起來。以後赴喪事,不敢再將吉儀物事帶回家了。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