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

(轉貼) 花月正春風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應該是一九九二年、一九九三年間的事。

當時任職《東周刊》A書,採訪不再限於演藝界中人,於是找上了已息影多年、已嫁給趙世光的何琍琍。

她有自己的成衣生意,公司「琍琍行」,開在觀塘的工業大廈,作風低調。

寒暄過後,她建議改往灣仔的華光大廈(現為上海實業大廈)的頂樓做訪問。

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香港人的心態仍很年輕,傳媒一般在追捧青春女星。

卻忽略了,一些在三十尾,四十初,有如牡丹盛放、華麗雍容的出色女子。

像當時的何琍琍:已經做了趙太多年,有三女一子,生活平靜踏實,時間並沒有白過,竟培養出一種已失傳的貴氣。

訪問初時穿黑,中段換鮮紅的上裝出來拍照,整個人像會發光發亮。回公司交稿,經一輪商討,定為《東周刊》創刊一周年的A書封面。

當時主理的是葉一堅:「喂,照片不夠,問他們拿些來!」
 
問誰去?

於是想起了訪問臨結束前,印象深刻的一幕:琍琍正在專注答問題,忽然之間,空氣中的電離子猛烈撞擊,原來是老公趙世光到了。

兩人仍隔得老遠,她低呼一聲:「George !」(趙生洋名),嘩,勾魂奪魄。

亦舒當年封她為「嗲王之王」,果然名不虛傳。

跟趙世光,只有那一面之緣,為借照片,厚着臉皮找他。

想不到爽快應承,於是再上華光,他親自接見,並提供許多珍貴家庭生活照,言談間,非常之以太太為榮。

那是一次愉快的採訪經歷,過程中,有一件事很肯定:她愛他,他亦愛她。

不論後來發生任何事,或任何傳聞,甚至最近收到趙生的死訊,起碼在那一刻,他們都是真心的。
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