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

(轉貼) 天微亮,故人來,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朋友彤彤年輕守寡,喪夫五年,獨自守着女兒,並常探望患病的老爺。 

今年清明前,老爺病重入院,彌留之際,護士來電:「老人家不行了,你們快來吧。」彤彤趕到,約五時許,天仍濛濛亮。護士有點憐惜:「又冇咁快,先坐一會。」 

於是她在病床前,端椅坐下,不知不覺盹着了。抬頭,見病房大放光明,眾護士不穿白,竟全換上粉紅制服,配牛仔褲,來回走動,像勤勞的小蜜蜂,嗡嗡嗡忙個不了。 

有些替病人寫信,有些餵藥,奇在全看不清面貌。最特別是老爺隔鄰病床,長期躺了一位伯伯,因腳患,不能下床。其中一位粉紅護士,手持長矛,竟爬了上去,按着伯伯,不停用矛刺他雙腿,一邊還高聲叫:「阿伯,你頂唔頂得住?要頂住呀!」 

彤彤正看得入神,忽然之間,整個人像沉落水底,身邊一切模糊了,咕嚕咕嚕,影像統統變慢動作,像置身深水之中。 

這時候,彤彤感到身後有人走近,像那些自恃很相熟的朋友,知道你一定認得他似的,不聲不響,只用肩膀輕輕碰她一下。彤彤很自然的回頭望:啊,是哪位熟人來了? 

那是一個男子的背影,逕自走向老爺床前,俯身下去。彤彤已起了預感,將他由頭望到腳,又由腳望上頭,電光火石之間,正要開口相認,卻大力將話吞回嚥下。 

那不正是過身五年的丈夫嗎?他腳上穿的襪,正是彤彤很多年前買下,他一對,我一對,不會認錯。 

當時的直接反應:重遇故人,他是來接爸爸走了…… 

正惆悵間,被推醒,亡夫的妹妹已到來,窗外剛出太陽,彤彤不憂,不懼,知道時間快到了。四十五分鐘後,老爺安詳逝世。差不多時間,隔鄰病床的伯伯,在家人扶持下,起床行走,腳患應痊瘉,一起高高興興出院去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