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

(轉貼) 從否定,到承認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 

聽故事,跟親臨其境,是兩回事。 

當我們在香港,說起花地瑪聖母顯靈,非教徒只當是獵奇,屬遙遠的西方傳說。 

可是當你親自到來,多感受了解,才知道這一百年是多麼不容易。 

我們任何人,俱有類似的經歷:曾經抱有一個信念,遭多方面質疑、挑戰、詆毀,甚至被扭曲,欲哭無淚,欲辯無從。 

逐漸,不如悄悄妥協、低頭、噤聲,默默跟隨大隊,繼續日常的衫褲鞋襪、柴米油鹽…… 

一百年前,目睹顯靈的三個小牧童,卻至死也沒放棄。一百年後,最近的五月十三日,教宗方濟各親自到來,替露茜亞之外的兩小童封聖。 

過程當中,經過無數次懷疑、恥笑、審訊、盤問、否定,從阿媽到教區,從神父到教宗,別說是三個小孩子,換作是成年人,許多早就崩潰了,要放棄容易得多。 

當時只有十歲的露茜亞、九歲的法蘭西斯高,和七歲的謝茜達,卻一直堅持。前者成年後選擇當修女,二○○五年逝世時九十八歲。後兩位在一八一九年,西班牙流感高峰時,先後逝世,現時一起合葬在花地瑪廣場的教堂內,男女分開,各佔一邊。 

對於天主教來說,「封聖」不僅是儀式,亦是公開的信任和支持,從此,在歷史留名,穿越時空,受信眾膜拜。 

一百年前,露茜亞從聖母接收多個訊息,歸納為三個預言。包括:地獄中罪人陷身火海。第一次大戰將結束,第二次將發生。蘇聯滅絕宗教,後再復興。 

還有看見教宗似的人物,帶着眾神職人員,艱苦地爬上高山,後邊有士兵開槍及射箭追殺。

這個畫面,可以解讀為信仰奮鬥。直至一九八一年,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遇 刺、獲救,他視為花地瑪預言的啟示。教會方面,卻不想渲染,集中在顯靈一百周年。至今,已有一百萬信眾雲集,逼爆這個人口約一萬的小鎮。一切卻秩序井然, 反映教會特強的領導及組織能力。亦通過紀念活動,發放信仰、希望,和愛的訊息。對於非教徒呢?俱有一種精神啟示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