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

(轉貼) 追不回的時光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這是人類命運中,最耐人尋味的一部分。 

有些朋友很早便發憤,三歲開工,不會撒嬌訴苦裝哭,像馮寶寶。 

也有些年少輕狂,三十歲醒覺,猤飛則已,一飛沖天,像李小龍。 

亦有朋友四平八穩,保守持重,大學畢業後加入政府,一路平安到退休。 

卻有一種:長期保留少年心態,率性而為,不甘心供人使喚,不屑屈服於建制,全職度假。 

像一隻漂亮的蝴蝶,飛呀飛,自以為逍遙自在,自以為有享用不盡的美好時光,天空永遠藍,花永遠香,明天起來不知玩甚麼才好? 

直至,終於,有一日,涼風吹起,第一片黃葉飄落,才忽然驚醒。 

作為一個四十多歲的少年人,形勢非常不妙。 

潮流文化曾經嘉許為「傑斗」(Kidult):「童心」(Kid)+「成人」(Adult),這一派的掌門人是米高積遜,但那是千禧年代的事。 

轉眼又十多二十年,連米高都死埋。「傑斗」已過時,還可以怎樣生存下去?途徑有三。 

一、本身很有錢。二、消耗上一代的財富。三、具特殊技能,足以在市場謀生。 

縱使如此,亦難免苦澀。新一代人才輩出,競爭加倍激烈,求財加倍困難,不比千禧年前般輕鬆自在。 

要是連上述三項條件也沒有,處境會很不容易。少壯不努力,沒建下基礎,沒結交人脈,更不了解人情世故,這時候才想急起直追? 

過去四十年的時光,恁誰也沒法追回來。算命只能看出變化,但解釋不到,為甚麼這一位是蝴蝶?那一位是蜜蜂? 

聰明朋友常說起,在澳洲唸書時,報上有位洋女的徵婚啟事:五十多歲了,曾經遊歷地球上四十個國家,誠意嫁身家清白老實壯男…… 

吸引嗎?正如三毛返回台灣,自由放浪半生,後來,總是不忍聞問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