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

(轉貼) 我的女兒有異能 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七月中,香港中學文憑試放榜。小朋友考得好,中英數理化得三十分,父母們開心到不得了,可以當狀元,簡直光宗耀祖。 

子女有這方面的才能(「文昌」「化科」),相信沒有家長會介意。 

同樣具特殊能力,譬如說,子女見到鬼(啋)呢?相信十個父母,十個會唾棄,恨不得找他們去換眼角膜。 

朋友天天有位世侄女,小小年紀,天賦有透視能力:可以看見皮膚下的血管;車冚下的引擎;書闔上了,仍可閱讀裏邊的文字。 

經過多位醫生及幼兒教育專家測試,準確無誤,證實並非魔術,或江湖賣藝,或有策略地,鼓吹特異功能。 

不錯是天生具異稟,可是對當事人來說,並不快樂,小女孩經常睡不好,精神長期受困擾。 

做父母的也不好受:一則以喜,為寶貝女與眾不同,而感光彩,同時一則以懼,這種異能太特殊了,不知會引領她往哪一條路去?暫時的建議,是盡量低調處理,勿以此為招徠。更重要的,是給孩子灌輸正確的價值觀,了解社會與群體的運作模式,希望她可以過正常生活。 

「正常」有多重要?非過來人,不明白當中的辛酸。社會由大多數正常人組成,非我族類,被排諸於外,所受待遇必定少一截,樣樣俱不如意,並容易受孤立。 

更何況,天生有「透視能力」,又有何用? 

很實際,生活逼人,柴米油鹽水電煤,樣樣都要錢。張愛玲具超卓的寫作能力,但不擔保收入豐厚。或像先父、趙師兄,以至師公莫天雄等,占卜有驚人成就,卻不快樂。 

還有上世紀七十年代,曾經震動香港的七歲數學神童羅文輝,成長後,當上肉類切割師。 

我們常說仰慕才能,但是當才能太厲害時,群眾反生恐懼及排斥之心。這是人類社會,自古以來的常態。部分政府有新思維,會網羅這些異能人士,作科學研究,不外將他們隔離觀察,始終逃不過孤獨的命運。



 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