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

(轉貼) 教雀鳥吟唐詩

(轉貼) 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像所有異能,天賦得來,俱要面對較實際的問題:「有甚麼用?」

具超級記憶力,過目不忘,大利考試。

或唱歌跳舞,娛人娛己,賣藝走天涯。

否則,太平盛世,異能者無甚可為。

為生活,唯有將異能娛樂化。像先前提及的七歲數學神童羅文輝,上電視節目《歡樂今宵》,又客串電影等等,熱鬧過後,成年發展平平。

或像朋友天天提及的小女孩,天生透視眼,可惜並不代表有吸金能力,只會造成精神困擾(「點解人睇唔到,我睇到?」)。

見鬼更慘。忠厚朋友一家四口,可是自他懂性開始,總看見客廳窗簾後,站一位憂愁老伯,當他表示應「一家五口」之時,必定被母親扑頭。這種天賦令人嫌棄、排斥、厭惡。

日前說起公冶長(《中國第一位雀鳥傳心師》),生性清高淡泊,《論語》第五篇及《史記》的《孔子弟子列傳》,俱有記載他得老師孔子器重,甚至招為女婿,反而對他「通鳥語」的神奇事,隻字不提。

原來古代的士大夫標準,以建制先行,個人的品行與學問,比任何異能更重要。

但換作現代,娛樂至上,要是公冶長肯公開表演「雀鳥傳心術」,肯定大紅大紫,「YouTube」點擊率熱爆,還可以向全世界的雀鳥收風,大大有用。

聰明朋友則發現相反的例子:北京有位伯伯,教家中的八哥鳥唸唐詩。不是人通鳥語,而是調轉過來,是鳥通人語。

還要是高級程度,字正腔圓:「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」(王之渙《登鸛雀樓》)。
又回去老問題:「有甚麼用?」

主人是退休人士,與妻子充滿愛心,養了一屋小動物,互相信任愛護,生活有調劑寄託,正是大用。

靈氣逼人 康子